首页>科研资源>观点荟萃

专家观点集束

发布时间:2014-10-21 点击数:45 收藏 来源:观点荟萃

法治与经济

  刘剑文(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法治财税, 为“新常态”奠基

  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新常态”的根基就在于法治,在于以法治来激发活力、凝聚共识、推进改革。市场活力是我们改革开放实践的经验财富,制度活力是我们解放思想的新增长点,社会活力是我们依靠人民、服务人民的本质要求,而法治财税为“新常态”的发展之道提供了立足过去、把握现在、面向未来的改革进路。

  李曙光(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法治应是政府与市场的平衡器

  如果要说前30年的法律发展和当下的全面深化改革的法治建设需求有什么不同,最大的不同在于,今天法治应成为政府与市场的平衡器。在政府与市场两者作用不可偏废的情况下,更需法治之脑去控制政府与市场之手,弥补它们的失灵现象。法,平之如水。法,张弛有度。法治能够推动经济发展与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随着未来经济社会良性发展,法治将在中国市场经济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匡贤明(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以法治改革突破调整重大利益关系

  可以预期,如果我国在法治化改革上取得突破,把“任何人和组织都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行事”这句话真正做实、做细、做深,就可以找到一条化解利益冲突、防止利益冲突演变成为社会冲突的有效路径,由此也为我国中长期的经济社会发展营造比较好的制度环境。

  刘剑文(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法治也是生产力

  法治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点”,一国或者地区的法治水平往往是市场经济的前提性条件。法治是科学技术等各种因素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条件,能够保障和促进这一生产力转化链条的畅通。法治不断消解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不利因素,推进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

  周人杰(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在法治轨道上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

  法治是现代社会治理的基石。定纷止争、凝聚共识,首要的是从法律上找依据。我国法律对混合所有制经济有较为清晰的规范。厘清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的法理基础,准确框定改革的法治边界,有利于澄清围绕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而产生的模糊认识,明确今后改革的方向。

  法治与政治

  张文显(中国法学会副会长):法治与国家治理息息相关

  在现代国家,法治是国家治理的基本方式,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国家治理法治化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推进国家治理法治化,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的必然要求。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又是一项艰巨复杂的系统工程,必须在党的领导下坚持依宪执政和依法执政才能取得成功。

  杨永纯(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副会长):以法治创新民族治理政策体系

  以新的发展语境为宏阔背景的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建设,要求用法律来保障民族团结,运用法律制度和法治思维来创新民族治理政策体系,力求把中国特色民族工作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从而丰富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内涵。

  莫纪宏(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全民守法与法治社会建设

  从“法治化”的角度来认识“国家治理现代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首先,“法治化”是具有普遍意义的治国理政的价值理念,是人类社会自身组织行为的经验总结,治国理政的“法治化”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其次,管理活动的“法治化”是现代管理科学的基本原理,国家治理是对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的管理活动,服从管理科学的一般规律性要求,因此,国家治理法治化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前提条件,是国家治理科学性的体现。最后,将“法治化”定义为“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首要内涵有助于科学有序地寻找国家治理现代化正确的发展道路,“法治化”有利于最大限度地凝聚共识,增强国家治理的合力,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各项目标。

  韩大元(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法治中国建设的三重意义

  “法治中国”作为政治命题,有助于向国际社会表明作为共同体的 “中国”实行依法治国的自信,具有综合性、历史性与动态性,旨在维护法治的“国家”权威。

  周叶中(知名宪法学者,武汉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现代法治的核心即“良法善治”

  法治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基本标志,现代法治的核心即在于良法善治。正是现代法治为国家治理注入良法的基本价值,提供善治的治理体系。而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是人权的根本保障书,是依法制权之法,是公民的生活规范,依法治国无疑首先是依宪治国,宪政建设是检验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的基本标尺。

  法治与社会

  朱苏力(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城市生活是一种法治教育方式

  无论是在政治还是经济层面,城市生活都更需要法律,并具有向周边辐射的功能。中国各地发展不平衡,在未来数十年间,仍是规定或制约中国法治的重要社会变量。中国近百年来的法律制度变革总体上而言,更多自觉不自觉地反映并适应了现代城市和都市经济社会生活的需要。中国的经济社会的发展、中国的现代化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要用城市生活塑造农民。

  莫纪宏(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全民守法与法治社会建设

  全民守法是建设法治社会的一项系统工程,是法治精神真正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并发挥其重要作用的制度保障。法治社会的形成依托全民守法的保障,全民守法确保社会生活的每一个参与者、社会关系的所有领域都能够遵从宪法和法律的权威,形成良好的遵守和服从规则的守法意识。坚持全民守法,就是要弘扬“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反对各种破坏法治的特权现象,有效解决有法不依的法治难题,从整体上提升全民守法意识和水准,为建设法治中国和法治社会提供全民守法的有力保障。

  李林(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所长):更加重视通过法治实现公平正义

  法治社会追求权利的公正、机会的公正、规则的公正、过程的公正、程序的公正,只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切实做到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和全民守法,做到良法善治和保障人权,就一定能够实现权利、机会、规则、过程和程序的公正。

  周天勇(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构建“德治、法治、自治”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

  创新基层社会治理,首要的是推进德治建设,提升人的道德修养和文明素质,促进人心良善;创新基层社会治理,关键是加强法治保障,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化解社会矛盾;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目标是提高自治水平,激发人的责任感和参与活力,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

  法治与文化

  姜义华(复旦大学教授):礼治与德治、法治的内在联系

  伦理与道德、伦理与法理、法理与道德之间的歧义乃至冲突,现今超过以往任何时代,这就要求礼与礼治必须进行再创造。而革新及再创造,则应当从人们的生活实践中,从各地方、各族群的民间习俗中,吸取丰富的营养。要对现今既有的各种礼仪进行认真的调查、研究和总结,在已有的基础上加以提升,并使之更加系统化、完善化。让礼和礼治成为现代国家德治与法治的得力辅弼,是当代中国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汪习根(武汉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法治是价值观的承载者和守护神

  法治不只是法律规范的堆积,它为我们立下了规矩,更凝练出一种精神。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法律规范的背后,彰显的是人类的价值追求。正如启蒙思想家卢梭所言: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法律价值问题是一切法律议题的关键。良好的价值锻造出文明的法律制度,而扭曲的价值则会滋生出邪恶的法律规则,给人类带来灾难和痛苦。法治需要良善先进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甘露滋润,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每一个方面,又都离不开法治的守望与呵护。

  刘金祥(哈尔滨工业大学客座教授):用历史眼光看待法治

  中国古代政治运作中限制权力的方式与西方思维迥异,彰显出政治的复杂面貌和法治的深彻渊源。因此,在建设法治中国的道路上,吸纳思想、引进概念、移植法条并不是根本路径。如何整合融汇中西法治思想,培植构建中国法治的思想体系,是一个目前亟待正视和解答的问题。在建设法治中国的今天,确有必要认真梳理和系统盘点中国法治的思想资源,从历史角度了解和认知法治思维,以历史素养把握和运用法治规律,将法治中国的的愿景构建在坚实而厚重的中国古代历史和中华民族日常生活之上。